读法新社李深夜

时间:2020-04-01 05:56来源:项目案例
联想这位“与肿瘤学有一定渊源的外科医生”李清晨,毕竟不是真正的肿瘤专家,不仅对肿瘤见解肤浅,而且还要对根本不懂的中医学及《黄帝内经》大肆攻击。尽管如此,还煞有介事

联想这位“与肿瘤学有一定渊源的外科医生”李清晨,毕竟不是真正的肿瘤专家,不仅对肿瘤见解肤浅,而且还要对根本不懂的中医学及《黄帝内经》大肆攻击。尽管如此,还煞有介事地说:“我必须提醒读者,这是一本读起来并不轻松的作品,厚重,悲壮,其门槛着实不低,就连我这样一个毕业10年与肿瘤学有一定渊源的外科医生,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也不得不飞速在大脑中翻检相关的医学知识,才能跟得上作者叙事步伐,个别地方甚至要停下来查阅相关的肿瘤学专著,遑论普通读者呢?”读到这里,我想,如果李医生能够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翻检”一下中医学和《黄帝内经》“相关的医学知识”,沉下心来读一读西医专家汤钊猷院士撰写的科普著作《消灭与改造并举》,也许就不会轻易写出“抗癌:欲伤敌先伤己”这样的文字了。(作者单位为上海中医药大学)

谈到癌症的防治,我们不能不提到国内近期出版的“一本深刻反思国内外抗癌方略,倡导中国式抗癌之路的权威之作”,由著名治疗肝癌专家汤钊猷院士撰写的科普著作《消灭与改造并举》。作者回顾了在世界医学范围内治癌历程:“百年现代抗癌战,已逐步出现了手术、放疗、化疗、局部消融、分子靶向治疗等消灭肿瘤的办法,取得了人类历史上较大幅度提高癌症疗效的结果。但也有其短处,如放化疗均有其副作用,近年还发现还有‘反作用’,即促进残癌侵袭转移的作用”。从而提出未来治疗癌症的新模式:“消灭肿瘤﹢调变残癌/调整机体”。

2013年6月2日东方早报刊载《抗癌:欲伤敌先伤己》一文,作者李清晨自称是“一个毕业十年与肿瘤学有一定渊源的外科医生”。文章原是对“一本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有关癌症的医学科普书《众病之王:癌症传》(美国人悉达多·穆克吉著)”的书评。但文中一会儿指责西方医学史中著名学者希波克拉底、盖伦等创建的“黑胆学说”“体液学说”,断言“被彻底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一会儿又攻击中国传统医学:“反观中医,至今仍将阴阳五行奉为圭臬,还有人试图找到‘经络’,且屡有‘惊人发现’。本来经络不过是古人对血管、大神经走向的粗略描述”,“当人类的解剖学发展起来之后,中医连正视古人错误的勇气都没有,有人硬是编出经络并非实体的谎言,流毒至今。”对中医学的经典《黄帝内经》也肆意挞伐:“可《黄帝内经》在有些所谓的‘医生’心里,仍有至高无上的位置,当我们已经能够乘坐现代医学的飞机横渡太平洋时,偏有人抱着《黄帝内经》的棺材板试图漂洋过海。”这位“外科医生”的言论,是广大有良知的中国人和中医业界人士不能容忍的。

本来,作为书评只是对所评书籍的学术价值和社会影响作出评判,提出作者的看法,无关乎中医学。可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作者硬要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中医学和《黄帝内经》放进他对一部美国人所写的科普著作的“书评”之中,他所攻击中医学的这些文字与癌症的防治毫无关系,与所评的《众病之王:癌症传》也毫无关系,这不能不使人怀疑其心怀叵测,纯属刻意而为,而不是不经意的“走调”。

经过长期临床实践的探索和反思,作者“主张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而不是单纯中医或单纯西医,是基于中西医各从不同侧面看问题,应可取长补短”。他指出“在视野上,西医比较重视微观,重视局部,中医则比较重视宏观和整体”,“在治疗目标上,西医比较重视看肿瘤,中医则比较重视看肿瘤病人”,“在癌症治疗战略上,西医以消灭肿瘤为主,中医则可能长于改造肿瘤和改造机体”,这些见解十分精辟、卓有见地,可以看出一位西医专家的人文修养和建立在丰富临床经验基础上的睿智。

编辑:项目案例 本文来源:读法新社李深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