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付教授常用药对整理

时间:2020-04-23 10:07来源:项目案例
赵志付教授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中医心身医学科主任医师,中医心身医学学科带头人,临床擅长以刚柔辨证理论治疗心身疾病,而在具体用药上,又善于使用对药,灵活加减,

赵志付教授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中医心身医学科主任医师,中医心身医学学科带头人,临床擅长以刚柔辨证理论治疗心身疾病,而在具体用药上,又善于使用对药,灵活加减,疗效显著。笔者有幸跟随赵志付临床,受益匪浅,现撷其有代表性的常用药对整理如下。

白芍丹参炒枣仁柏子仁

心主血而藏神、肝藏血而舍魂,若心肝阴虚、热扰神魂、神魂不安,可发为烦躁、不寐等,尤其是其素禀阳刚之体,多致肝气不柔,肝火旺盛,热盛伤阴,多发本病,常于方中用此药对,滋心肝之阴、养心安神,效果较好。方中白芍味酸苦性凉,《本经》谓其“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后人总结其功用大致为柔肝、敛营、活血,丹参味苦性微寒,《本经》谓其“主心腹邪气,……破症除瘕”,《重庆堂随笔》谓其“降而行血,血热而滞者宜之,故为调经产后要药”,二者合用柔肝、养肝、活血,而炒枣仁、柏子仁又善养心安神,诸药共奏滋心肝阴、养心安神之功。而对于炒枣仁、柏子仁二药,赵志付又常重用至50克,滋肝养心,疗效显著。

龟板怀牛膝

肝藏血、主疏泄,人体气血津液之运行、流布皆借肝气舒畅之行以成其功,故后世医家概括肝的功能为“体阴而用阳”,即肝之阴血充盈、肝肾精血充盛,则肝气柔和,肝中阳肝中所寄之相火潜藏而不亢,此阴阳互根互用、相互制约之理。反之,若肝血不足、肾精亏虚,则肝阳无制,亢而危害,导致眩晕、震颤等,此为肝肾亏虚、肝风内动。赵志付常用怀牛膝、龟板,一者可滋补肝肾,并可滋阴潜阳。其中,龟板甘咸而温,其味甘能补,味咸入肾,滋阴补肾,益阴潜阳,效果理想,非寻常草木之品所能比;怀牛膝功善补益肝肾,引火下行。二者配伍最能滋阴潜阳,临床中又常配伍代赭石、石决明,以加强重镇潜阳之功,疗效较好。

炮姜肉桂

脾胃位居中焦,受纳饮食,化生气血,全身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皆秉所养,故李东垣《脾胃论》云:“元气之充足,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若胃气之本弱,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而其中脾胃之阳气尤为重要。张景岳曾在《景岳全书》中论肾阳曰“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此虽就肾阳而言,然对于脾胃之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脾胃腐熟水谷之功全靠中焦之阳气推动,犹釜底之薪火,饭食之熟全靠此火之热力,故脾胃之阳气重要性不言而喻。赵志付教授在继承赵志付董建华教授的学术思想认为,脾胃阳气之于人体非常重要,治疗要时时顾护中阳,即使在治疗热性病证时也不能一味苦寒清火,往往会稍加炮姜、肉桂反佐之,使热去而阳气不伤。且肉桂辛温,本经载其主“”,其温养少阳生生之气,少阳生气柔顺,则自有助于肝胆气机的调达,古人云:“土得木而达”,肝胆气机调畅也有助于脾胃气机的升降。此外,在平时的保养中,赵志付亦十分重视顾护中焦阳气,提倡冬夏均宜常食小茴香、姜蒜等辛温之品以保养中焦阳气。

桑叶菊花

肺为华盖,而为娇脏,因其位居上焦,且与口鼻相通而卫外,故吴又可《瘟疫论》开篇即云“温邪上受,首先犯肺”,点出了肺脏的生理特点:肺为娇脏,易寒易热。尤其是温热之邪,最易犯肺而为病,发为咳嗽、咯血等风热外感诸证。再者,从五行生克来说,肝木得肺金清肃下行之令而不亢,肝火方不致上刑肺金,故恒有风热外感,肺中伏火,进而引动肝火,或肝火横行,上刑肺金,临床可见咳嗽、眩晕、震颤等病者,桑叶、菊花最为对证。考桑叶甘凉轻清,既能入肺清热、疏散风热,又能入肝平肝、清肝去火,张锡纯谓桑叶多于霜降之后采集,其得金水之气最全,金能平木,故能平肝;水能滋木,故又善益肾,且其清凉之气又可疏散上焦风热;菊花甘凉,后世医家总结其功用有三:疏散风热,平肝祛风,故侯氏黑散以大量菊花为君,治疗“大风”诸证。故赵志付常用此二药以疏散风热,平肝熄风,对于上焦风热或心肝心虚火旺、阳亢风动诸证,疗效显著。

当然,以上只是赵志付教授治疗心身疾病常用药对中的一鳞半爪,但从这些药对的应用上可以看出,赵志付治疗心身疾病虽从肝论治,但又不限于治肝,而是着眼于整体,注意调节五脏阴阳的偏颇,以归于平。

编辑:项目案例 本文来源:赵志付教授常用药对整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