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离不开零售药店

时间:2019-12-28 03:50来源:新闻资讯
政策、技术、资本,三大因素影响下,健康产业生态链正在面临重构!作为与顾客最近的医药零售端,感受如何?重构大势下,医药零售业已经被裹挟其中,形势在急剧变化。 政策,多

政策、技术、资本,三大因素影响下,健康产业生态链正在面临重构!作为与顾客最近的医药零售端,感受如何?重构大势下,医药零售业已经被裹挟其中,形势在急剧变化。

政策,多变仍是主题,但方向日渐清晰:医药分开的曙光在国务院最新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初现,网售处方药新政亦在国务院“互联网+”的顶层设计中变得明朗;医保方面,在各地的试点方案中,局域型网上支付等尝试已撕开了一道口子。

技术,革新迭代日新月异,“互联网+”的大政方针下,传统医药企业与技术结合的热切程度前所未有。2015年初,国内已有3000多款移动医疗健康类APP,主要提供寻医问诊、预约挂号、医药电商以及医疗专业信息查询等服务。移动互联时代新技术应用大潮下,医药零售迎来自我重塑的新机遇。

资本,以A股上市药店为代表,医药零售在2015年如此直观地体会到资本的力量:鲸吞案例不断涌现,传闻的大标的不断浮出水面,市场格局瞬息变化。更深层次的,整个医药零售的形象、地位都在发生微妙变化。资本力量初步显现。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医药分开是我国医疗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由于天价处方、大处方在各地频现,消费者看病贵的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国家在频繁发力药品流通渠道和药价招标后,发现单纯的从药品方面推进医疗改革根本解决不了看病贵的问题,于是重新回头推进医药分开,企图让医院和医生无法从药品销售上获得利益的前提下,不再去开大处方。

手段很多成效甚微

现在各省市都在探索医药分开的方法,到现在为止,医院药房托管、药品零差价销售、控制药占比、药价和医事服务费平移等手段层出不穷。

药房托管,已经被证明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开,因为其不过是增加了利益链条上的新成员而已,反而加剧高价药品的使用数量。

药品零差价销售,由于没有解决医院的药品销售利益损失的问题,推行缓慢,现在通过药价和医事服务费平移,提升医事服务费来弥补医院在药品零差价销售的损失,而在一些省份遭遇到消费者游行抗议。这也使得另一些省份在提高医事服务费上开始谨慎。

控制药占比的方式,由国务院通过《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求到2017年力争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总体降到30%左右。目前一些医院已经开始采取一定手段来应对药占比,比如出现大检查、分拆处方、定向外流处方等,这在表面数据上令药占比下降明显,但实际消费者购买药品的数量和价格并没有明显降低的趋势。

所以,在医药分开这个大趋势下,单纯地从限制药品加价、提升医事服务费和药品使用比例来实行医药分开是不现实的,还需要从政府财政补贴、医保付费机制、药占比、药品零差价销售、医事服务费改革、医院处方流向、消费者购药选择权、对医院强化监控等方面进行配套改革才能有所成效。

区域主流连锁机会更大

综合性的医药分开配套改革,还需要有一个诊断处方的承接者,这个承接者基本是零售药店。

实行医药分开,零售药店的确会分得医院处方流出的红利,因为,实行医药分开后,消费者购买药品的主要渠道从医院变为从零售药店或者网上购药,最终承接者必然是零售药店。

由于药占比、医药分开等政策推行,零售药店的企业主觉得发展的机遇来了,医院药品销售占据80%的市场份额,药店仅仅占据20%不到,那么,哪怕医院药品流出10%,对零售药店来说就是50%的经营业绩提升,这对药店来说市场的确是巨大的市场。

但这种流出一定落到每个药店吗?不一定。

未来零售药店肯定是药品销售的主流渠道,但这个主流渠道的形成还需要多长时间,暂无法确定,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国家各地的政策和财政等都不均衡,会导致零售药店获得医药分开的利好延后。

而且,医院用药量和用药品种非常大,目前三级医院用药品类大约1万到2万种,这还不包括一些偏科用药。而药店的种类,目前大一点的药店有近万种,一般只有几千种,根本满足不了医院日常用药。

造成这种数量、品类不统一的主要因素,是药店在品类经营上多年来有意识地同医院分开,以形成差异化经营,医院以临床用药为主,药店以不需要医生指导用药的常用药物为主,而且,一般情况下,进入医院销售的药品尤其是处方药或独家品种,一般不得在药店销售,这也是一些医院和药企谈判的重点。

现在,公立医院基本有医保支付直接对接,而具有医保支付资质的零售药店则比较少,因为多年来,零售药店申请医保支付资质流程长、周期长,拿到医保支付资质的零售药店不足30%。

因此,有相当品牌影响力与话语权的区域性零售连锁药店,将集合品种采购、医保资质等优势,在特定区域内承接红利的可能性或更大。

羊毛出在猪身上

医药分开政策的推进,必然令医保支付的零售药店覆盖面加大,但这个加大可能是定向的和区域化的,比如以市为单位的医保支付必然会让在本市注册并缴纳税赋的零售药店获得更大的红利,从而把本市零售药店产生的GDP、税收等留存在本地区,以利于本区域经济的发展和获得更多的财政费用用于回补本区域医疗机构。

因为未来如果真的实现医药分开,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贴必须到位,这种财政补贴不会是政府自己想办法,还是会从医药行业拿来补贴到医疗机构中去。

怎么拿回来?

就是政府从本地零售药店的收税、管理甚至分成中拿回,那么,当地政府就绝对不会把跨区域的零售药店考虑在内,因为这可能导致缴纳税赋的主体转移,从而不能获得足够补贴医疗机构所需资金。

经济发达地区可能对零售药店是否跨区域审查会宽松些,但经济发展一般或者落后的区域一定会非常严格。

区域性集中成必然

由于要留住零售药店的税赋,获得回补医疗机构的政府财政补贴,当地政府肯定会大力扶持本地零售药店的发展,无论从医保对接上,还是从零售药店布局上,尤其是围绕医疗机构的零售药店的布局上,都会给予政策支持。同时,还会逐步地把医院门诊药房取消,把门诊药房的用药向本地或者围绕医院的药房放开,让本地零售药店的经营品类放大。

所以,未来零售药店行业区域化竞争会加剧,全国性或大区域连锁企业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全国性或大区域连锁企业进行管理层面、税收层面的区域性变革,就会成为必然。

因此,未来零售药店市场会有大的变化趋势,以市或以省为区域核心的连锁药店体系必然被强化,连锁药店的区域性集中成为必然。

尤其一旦在国家层面推行医药电商政策,这个政策区域化会更加明显,医保支付会在主体上直接对接本区域的药品零售药店,而让跨区域的零售连锁体系成为补缺者。

编辑:新闻资讯 本文来源:一定离不开零售药店

关键词: